代写毕业论文                                           欢迎光临591论文网,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客服QQ:63433700


代写论文

写作流程

职称论文

付款方式

联系方式

期刊目录

浅析林彪的军事谋略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591代写毕业论文网  来源:http://www.591lw.com  发布时间:2012-10-16 23:57:00

对林彪卓越军事才能的充分肯定,是一种历史主义。
  作为开国元帅之一,林彪(1907-1971)军旅生涯不可谓不辉煌。不到18周岁,进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不到21周岁,担任井冈山红四军主力团团长;不到23周岁,接替朱德担任红四军军长;不到25周岁,接替朱德担任红一军团长;不到30周岁,担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师长;刚过38周岁,担任东北民主联军(东北野战军)司令员;刚过41周岁,担任第四野战军司令员;不到52周岁,担任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国防部长。毋庸讳言,林彪一生既有野战之功,也有中枢之劳:挥戈中央苏区、驰骋长征路上、奏捷平型关下、扬威解放战场、主持对印反击、协调抗美援越、组织对苏防御。在沐浴战火、参赞戎机中,林彪锤炼出克敌制胜的谋略艺术。目前,还没有官方出版的林彪传记,但从官方(军方)出版的元帅传记、红一方面军战史、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战史、第四野战军战史中,仍然可以领略林彪的名将风采。
  一、诱敌深入,后发制人
  毛泽东讲过,“两个拳师放对,聪明的拳师往往退让一步”。林彪深明此理,作战上讲究“诱敌深入,后发制人”。
  1934年夏天,在洋顾问李德的瞎指挥下,中央红军“以堡垒对堡垒”,进行“短促突击”,结果根据地日蹙。面对被动局面,林彪、聂荣臻(军团政委)决心放弃所谓“短促突击”,采取“诱敌深入,后发制人”策略。这年8月下旬,敌李延年集结4个师于福建朋口、连城向长汀城南部方向进攻,与林彪、聂荣臻统一指挥的红一军团、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对峙。为诱使敌人大胆冒进,林、聂命令部队加强伪装。8月31日,由于红军主力隐蔽得好,敌第三师两个团从堡垒出动,一下就跃进5公里到达温坊,脱离了其主力的筑垒体系,相对成了孤军,为红军提供了打运动战、歼灭战的良机。林、聂立即靠前指挥,命令两军团及红二十四师断敌退路,并准备打击援敌。从8月31日21时战至9月2日拂晓,两个团敌人已大部被歼。9月3日,敌第三师、第九师又集结3个团再犯温坊。林、聂采取同样的战法,诱敌先头团深入,后发制人将其歼灭。至此,温坊战斗胜利结束,红军以伤亡700人的代价,毙伤敌2000多人,俘敌2400多人。温坊战斗,是第五次反“围剿”中唯一一次较大规模的歼灭战,更是背离“短促突击”的作战指导思想才取得的,在当时影响很大。(见《聂荣臻传》)
  1945年12月25日,在东北我军营以上干部会议上,林彪总结与国民党军作战的经验,更明确地提出“忍、等、狠”的作战指导方针。这一指导方针,就是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对敌之暂时猖狂进攻坚持忍耐的方针,避免过早地使用主力与之决战,而应诱敌深入,等其分散,再寻找有利战机,集中优势兵力,狠狠打击,各个彻底歼灭。(见《第四野战军战史》)1946年5月19日夜,东北民主联军保卫吉林重镇四平失利,国民党军又向长春逼近。为彻底改变战局,林彪、罗荣桓(民主联军第二政委)果断决定:采取“诱敌深入,后发制人”策略,连长春也放弃,战略退让到松花江以北,退守哈尔滨,待机反击。当时,民主联军司令部有人不解:“我们一仗未打便撤到松花江以北,有点想不通,觉得是不是撤得太多了。”对于林彪的决策,罗荣桓认为非常高明,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讲:“主力北撤是对的,在中央苏区,前四次反‘围剿’,我们都是采用‘诱敌深入’的办法取得了胜利。回去以后,你可以组织同志们读一读毛主席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特别是其中‘战略防御’这一章。把这篇文章学好,对北撤就自然会想通的。”(见《罗荣桓传》)最终,东北民主联军战略撤退到松花江北,果然使进攻之敌战线拉长、兵力分散,达到进攻最佳时机,很好地实现了“诱敌深入,后发制人”的目的。在养精蓄锐、敌消我长后,东北我军逐渐夺取战争主动权,取得东北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
  二、穷寇必追,歼敌务尽
  在军事实践中,林彪始终提倡“穷寇必追,歼敌务尽”,他认同毛泽东的观点:“对于人,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对于敌,击溃其十个师不如歼灭其一个师。”
  1935年2月28日凌晨,红三军团再夺遵义城,国民党军两个师从乌江南岸驰援遵义。红三军团主力在老鸦山与敌人展开激烈的争夺战,林彪、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在左翼隐蔽待机。“他们发现敌后续部队正从红一军团的待机地域插过去。他们立刻命令部队向正面运动之敌进行猛烈的攻击。……刹那间,战场形势起了变化:公路上运动的敌人掉头向后跑,老鸦山上的敌人失去后劲,在红三军团的反击下也往后撤,没有退路了。林彪看着眼前排山倒海的气势,从参谋的包里拿出一个本子,撕下一张纸,又把这张纸对折撕成两半,分别在上面用红蓝铅笔标出追击方向,并在上端写了一个很大的‘追’字,分头传达给部队”。(见《聂荣臻传》)红一军团一鼓作气追到乌江边,敌人还有1000多人没有过江,就把江桥炸断,江这边的国民党军只好乖乖地当了俘虏。(见《聂荣臻传》)对于红一军团力行“穷寇必追,歼敌务尽”,《彭德怀传》也有记载:“一军团从左翼出击,一举突进敌人指挥所,两面夹击。敌全线崩溃,逃到乌江北岸,争相渡江,将乌江桥压断,人马纷纷落水,未及过江者,大都被歼。”
  1948年六七月间,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决定:在新式整军运动基础上,开展一次群众性的大练兵运动,学习司令员林彪提炼出来的“六个战术原则”(即“一点两面”、“四快一慢”、“三种情况三种打法”、“三猛”、“三三制”、“四组一队”)。显然,“猛打、猛冲、猛追”,精华即是“穷寇必追,歼敌务尽”之意。10月28日,廖耀湘兵团10万人马覆灭,辽沈战役胜局已定。这时,沈阳等地的国民党军还有14万人,他们见败局已定,遂企图控制营口,从海上求得苟活。面对如此之多的“穷寇”,林彪没有被巨大的胜利冲昏头脑,指示部队“穷寇必追,歼敌务尽”,“为最后全歼国民党军,东北野战军当即命令辽西战场上的第一、第二纵队,迅速向沈阳急进,会同正奉命急速南进的第十二纵队和各独立师,包围并歼灭沈阳国民党军;命令第七、第八、第九纵队,独立第二师,内蒙古骑兵第一师星夜兼程向鞍山、辽阳、海城、营口急进;并令辽宁军区部队立即在辽河架桥,接应主力东渡”。(见《第四野战军战史》)在林彪的运筹指挥下,东北国民党残兵损失殆尽。 三、因地设伏,张网以待
  在作战指挥中,林彪善于利用险要地形设伏,把敌人一网打尽。简要地说,就是“因地设伏,张网以待”。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战例,当数平型关大捷。
  1937年9月23日,八路军总部命令第一一五师侧击向平型关前进的日军。当天,带领第二梯队的聂荣臻与带领第一梯队的林彪会合,“在上寨(注:山西灵丘县上寨镇)师部门口的土场上,聂荣臻和林彪各自端着饭碗,蹲在地上边吃饭边交谈。……林彪提出,可以考虑利用平型关以北险要的地形打一仗。饭后,林彪在油灯下摊开地图,同师参谋长周昆、作战科长王秉璋把平型关周围的地形和初步的作战设想逐一作了说明,征询聂荣臻的意见:这一仗打不打?”聂荣臻表态坚决支持,“在平型关侧翼山地打一个大仗的部署,就这样决定下来,并电告了八路军总部”。(见《聂荣臻传》)
  9月24日,第一一五师在上寨镇小学校里召开了营以上干部战斗动员大会,林彪宣布了作战部署:近两个团兵力绕到平型关东北、北面截断敌人退路,并负责打援;以两个主力团担任主攻,全部在平型关东侧山地设伏;师部掌握1个主力团,作师的预备队。开完动员大会,林彪、聂荣臻又组织与会干部进行了现场勘察。来到现场一看,聂荣臻非常佩服林彪的眼光:“这一带山势不高,但是山连山,峰接峰,利于部队隐蔽……从平型关山口至灵丘县东河南镇,是一条由东北向西南伸展的狭窄沟道,地势最险要的是沟道中段,长约10多公里,沟深10到100多米不等。这条峡谷古道宽不过三五米,仅容一辆卡车单行,古道两侧,是刀削似的危岩绝壁,再上面是比较平缓的沟岸。在这里埋下伏兵,不愁消灭不了进入伏击圈的日军。”(见《聂荣臻传》)当天晚上,第一一五师主力部队从上寨等地奔赴平型关东侧山地,隐蔽集结,枕戈待旦。
  1937年9月25日上午7时许,日军板垣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的辎重部队进入了伏击圈,光沟道里就挤满了1000多名敌人:有100多辆汽车、200多辆骡马大车,骑兵压阵。战机稍纵即逝,林彪和聂荣臻立即下达了攻击命令。《朱德传》记载:“由于利用有利地形、采取伏击手段、发挥了战役的突然性和近战特点,日军的飞机和大炮也难以发挥威力。经过一天激战,共毙敌一千多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和日军的秘密文件,其中包括日军华北作战计划及目标的日文地图。”平型关战斗一结束,朱德亲自带队到第一一五师驻地,参加总结此次作战的经验教训。
  20世纪80年代末,当时对林彪的评价已经日益客观,年事已高的聂荣臻遂欣然命笔,感慨赋诗:“集师上寨运良筹,敢举烽烟解国忧……东渡黄河第一战,威扫敌倭青史留。”
  四、围城打援,两面开花
  林彪熟悉“围魏救赵”这一典故,并在作战中大力弘扬,力求既围歼(或重创)守敌,又重创援敌,遂有“围城打援,两面开花”之策。
  1947年1月上旬,为策应南满地区我军作战,以林彪为司令员的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决定:利用北满国民党军分散守备各个要点和松花江封冰之机,越过松花江南下作战,是为“一下江南”作战。“为吸引守点国民党军出援,在运动中予以歼灭,东总先以第一纵队第三师经彻夜急行军,将驻守其塔木之新三十八师第一一三团第一营包围,以第六纵队附野炮团一部,配合第一纵队主力打击增援之国民党军,并相继围攻九台、德惠;以第二纵队破坏农安至长春的铁路,威胁国民党军之侧后”(见《第四野战军战史》)。显而易见,这是一个“围城打援,两面开花”之策。
  其塔木位于吉林九台县东北,是敌人防守吉林、长春的重要外围据点。“围城”迅速有了战果,“6日17时,第一纵队第三师向其塔木发起猛烈进攻,经3天激烈战斗,于9日凌晨将守军大部歼灭,计毙、伤、俘550余人”。与此同时,“打援”也结出累累硕果,“在其塔木战斗之时,九台、德惠等地国民党军分为3路于7日驰援其塔木。由九台出援的新三十八师第一一三团附山炮、装甲车各一个排及两个保安中队,遭第一纵队第一师伏击,被全歼于张麻子沟。由德惠出援之新一军第五十师第一五○团附炮兵及两个保安中队进至其塔木西北焦家岭时,第六纵队将其包围,经两昼夜激战,歼灭该团及配属分队共1200余人……由吉林经乌拉街北援之新三十八师第一一二团的两个营,被独立第三师等部击溃,退回吉林”。(见《第四野战军战史》)挟连战连胜之威,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决定扩张战果:在九台以北城子街、九台东北沐石河,各全歼1个保安团;奔袭保康,攻克龙芝泉等地。至14日晚,已将农安以北、德惠以东、九台以北之国民党军基本肃清,共歼灭敌人5000余人,并迫使敌人暂时放弃对南满我军的大举进攻,从南满抽调两个师、从西满抽调1个师北援,大大缓解了南满、西满我军的压力。19日,鉴于南下作战目的达到,北满主力胜利撤回松花江以北休整。
  林彪亲自指挥的“一下江南”作战,因采用“围城打援,两面开花”之策,受到中央军委高度赞扬,并激发了毛泽东的灵感。1月11日,毛泽东致电林彪、高岗、彭真,高屋建瓴地说:“包围其塔木一点引起九台、吉林、德惠三处之敌无计划的增援,均被我歼灭或击溃。这一经验指出,围城打援是歼灭敌人重要方法之一。利用结冰时期有计划地发动进攻,普遍寻找敌之薄弱据点,采用围城打援方法,大量歼敌,转变敌我形势,甚为必要。”(见《第四野战军战史》)
  五、打拉结合,军政并用
  中国革命的道路是“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政权”,所以强攻坚城最终是人民军队必须要面对的课题。为以较小代价夺取敌人重兵固守的大城市,林彪采取了“打拉结合,军政并用”之策——政治攻心、武力打击兼施,军事手段、政治手段并用。
  1948年5月下旬,东北野战军集中13个师的兵力,发起长春外围作战。这次外围作战,歼敌共6000余人,我军也伤亡2100余人,代价非常之大。6月5日,他们决定改变原来攻打长春的计划,“对长春采取较长时期围城打援,然后攻城的办法”,“这一行动除多费去几个月的时间以外,没有其他坏处,但能有把握的歼灭敌人和拿下长春”。6月15日至20日,野战军在吉林召开围城部队师以上干部会议,最终决定,“在实施军事封锁的同时,开展政治攻势和经济斗争,促使长春守军粮弹俱困,军心动摇”。(见《第四野战军战史》)简单地说,夺取长春应该采用“打拉结合,军政并用”策略。
  到10月中旬,辽沈战役已经打响1个月了,长春守敌被困也已经有5个月之久。在此期间,根据林彪、罗荣桓等指示,围城部队严格执行了“打拉结合,军政并用”策略。“一是军事打击。围城部队以强大军事力量部署于长春四周,实行纵深梯次配置,形成环形封锁圈,严防国民党军突围,对出城骚扰者则坚决打击。至9月份的3个月中,进行大小战斗30余次,毙、伤、俘守军近3000人。……二是经济封锁。解放军严格控制入城通道,禁止粮食、蔬菜入城,卡断城内守军生活物资来源,造成长春守军粮弹俱困,军心更加动摇。……长春守军的补给仅靠空投维持,已是杯水车薪,处境愈加困难。三是政治攻势。……组织部队运用阵地喊话、散发宣传品等形式,展开大规模的群众性的攻心战。与此同时,东北局(注:书记林彪)、东北军区(注:司令员林彪)和攻城兵团派遣的敌工人员,……积极地对国民党上层军官特别是对云南部队第六十军,开展政治争取工作。由于以上工作,长春守军战斗力大大削弱,士气沮丧,反蒋厌战情绪陡长,逃亡、投诚现象与日俱增。到10月中旬,先后有1.8万余名国民党军官兵向解放军投诚”(见《第四野战军战史》)。10月21日凌晨,随着长春守军总指挥郑洞国宣布投诚,长春和平解放,辽沈战役第一阶段胜利结束。
  诚如《第四野战军战史》所说,“长春从长围久困到和平解放,是人民解放军战争史上兵不血刃而解放具有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的一个成功范例,为以后采取在军事压力下争取和平解决守城之国民党军提供了宝贵经验”。

 
 

本文选自591代写论文网:专业代写毕业论文-致力于代写本科论文,代写硕士论文,代写职称论文,代写mba论文

Tags:

作者:http://www.591lw.com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