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毕业论文                                           欢迎光临591论文网,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客服QQ:63433700


代写论文

写作流程

职称论文

付款方式

联系方式

期刊目录

小议苏日庙街之战及中国海军借炮风波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591代写毕业论文网  来源:http://www.591lw.com  发布时间:2012-10-16 23:57:00

 在国力孱弱的情况下,中国海军在此次事件中的表现可圈可点。
  军舰北上
  1919年秋,上海的军港中停泊着5艘舰艇。舰艇中最大的靖安号运输舰排水量不过1000吨,最小的小浅水炮舰的排水量才100多吨。就是这样的小型浅水炮舰,却要漂洋过海,穿越异国,到中国北方松花江上巡航。这次出航,还得从1858年的《中俄瑷珲条约》谈起。1858年,俄国冒险家穆沙维约夫强迫清政府签订《瑷珲条约》,割走中国100万平方公里土地,条约中也规定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三江上的航行权由中俄两国共有。
  十月革命爆发后,俄国内部烽火连绵。战乱之中,松花江上的航行权反被俄国独自占去,中国船只在江上航行时常被俄国军舰拦阻。为收回中国在松花江上的航行权,北京政府海军部于1919年7月设立吉黑江防筹备处,派王崇文为处长。经王崇文建议,决定从上海调遣军舰至黑龙江,以充实江防力量。
  中国军舰北上,需从海参崴进入鞑靼海峡,再经庙街、伯力溯流而上,方可到达松花江。1919年7月21日,中国海军江亨、利捷、利绥三艘浅水炮舰和利川号武装拖船及靖安号运输舰,由上海启航北上。江亨、利川两舰先行,靖安拖带利捷、利绥二舰随后,以江亨舰长陈世英为队长,负责舰队一切事务。
  江亨舰是1907年清政府向日本川崎船厂订购的浅水炮舰,排水量550吨,舰上编员85人,装有120毫米炮1门,75毫米炮1门,47毫米速射机关炮4门,马克西姆机枪4挺,火力在浅水炮舰中堪称强大。
  利捷、利绥两舰本为德国军舰,停泊在南京。一战期间,在中国对德国宣战后,此两舰被中国没收,并编入中国舰队。靖安号运输舰也是中国没收的德国舰艇,排水量1051吨,装有两门47毫米炮。
  舰队官兵齐心协力,穿越黄海和日本海,经济州岛、朝鲜海峡、釜山等沿岸海区,经过l5天航行,于8月5日到达海参崴。为干涉俄国革命,海参崴此时集结了大批协约国军队。在海参崴的协约国军队以日军为主力,另有美国、英国、捷克等国军队。中国在对德宣战之后,也派出海容号巡洋舰及一旅陆军进驻海参崴。陈世英率领舰队到达海参崴后,受到中国军队欢迎,在海容舰上聚餐并合影。
  在海参崴稍作停留之后,舰队继续前进。进入鞑靼海峡之后,由于未能寻得领航人,加之气候日渐寒冷,风高浪大,于是决定靖安号运输舰先行回国,其余四舰则继续前行,在9月上旬安抵庙街。
  庙街(Nikolaevs)本属中国,位于黑龙江口北岸。1850年,俄国海军上将涅韦尔斯科受沙皇尼古拉一世派遣,率兵侵入黑龙江下游,在此建立军事哨所,遂以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名字将该哨所命名为尼古拉耶夫斯克,从此被俄国占领。中国军舰到达时,庙街情况非常复杂,得到日本支持的白俄谢苗诺夫势力控制庙街,不准中国舰队进入港口。1个多月的交涉无果,粮食、淡水即将耗尽的中国舰队不再等待,径自驶入庙街港口,白俄方面倒也未拦阻。
  中国舰队进入庙街之后,当地华侨告之不久将冰冻封江。四舰稍作补给后,决定日夜兼程,赶在封江之前抵达松花江。途中舰上官兵无不惊叹于西伯利亚的富饶资源及壮丽景色,奈何此等山河,已属异国矣。
  连续航行7天后,舰队于10月18日到达伯力附近。但在伯力附近,舰队突遭白俄军岸炮攻击。负责指挥的陈世英沉着应对,命令各舰不要回击,并指挥撤退,所幸各舰均未被击中。此外又据己方侦探来报,说白俄军已在江面上布下水雷。四舰不得不中止行程,而伯力下游无处可以过冬,便掉头折返庙街。
  至10月25日舰队回到庙街时,江上已结上厚冰,人车可行。庙街气候寒冷,每年封江时间长达8个多月,冰厚一丈以上。各舰将舰艇周围冰层凿开,使舰艇不致被冰挤压损坏。中国军舰北上的主要目的是经海参崴进入松花江,收回中国在松花江上的航行权。途中因白俄军阻拦而未能及时赶至哈尔滨,被困庙街长达1年。在此期间,庙街日军与白俄军队联合抵抗苏俄红军进攻,双方交战甚为激烈。中国各舰以中立地位,目睹了此场残酷战事。
  庙街战事
  在一战结束之后,俄国境内红军仍与白军交战不休,红军一度将主力调出远东地区,致伯力、庙街等地为白军谢苗诺夫部所控制。在苏俄红军主力撤出之后,日军多次调集重兵,协助白军围剿远东地区的红军游击队。红军游击队则利用自己熟悉西伯利亚地形、气候等优势,对日军发起攻击。1919年,在稳定战局之后,苏俄红军开始抽调部队,对远东地区白军展开反击。
  1920年初苏俄红军已密布远东乡间,并广泛发动群众,将庙街附近的农民编练成军,声势颇盛。守卫庙街的部分白俄士兵也纷纷投诚,加入红军队伍,红军力量日趋壮大。在庙街的白军积极设防,并有3000日军助战。庙街冬季严寒,非日军所能习惯。从1920年年初开始,两万多名红军利用严寒天气,对日军、白俄军发起攻击。
  为了在寒冬中和苏俄红军作战,日军创造了“爬犁”战术,即以马牵引木排,木排上站立几人,在冰雪上快速行进。但此种爬犁目标过大,又不甚灵活,容易成为枪靶。在庙街港口的中国官兵,目睹了日军以“爬犁”与苏俄红军作战的过程。红军士兵臂缠红布,耐寒善战,策马于冰上,万千之众,从中国军舰旁疾驰而过,蔚为壮观。红军中居然有很多中国东北马贼参战,这些马贼使用单响铅弹枪,枪法精确熟练,战斗勇敢,给日军与白俄军造成很大伤亡。
  在庙街之外和红军的交战中,日军连连失利,不得不退守庙街城内,而苏俄红军攻击越发猛烈。连续交战两月之后,日军、白俄军残部困守城内,而此时距离江水解冻、援军到来尚有时日。日军、白军弹尽粮绝,伤员颇多,陷入困境。此时在庙街的中国舰队成为日军和白军关注的对象。中国舰队中的“江亨”舰上有120毫米大炮,其他各舰均装有速射机炮和大口径机枪,如果能够得到中国军舰的支持,则必然可以延缓红军进攻,以等待援军的到来。
  自红军与日军、白军交战之后,中国舰队即秉持中立立场,不参与战事。但在日军、白军连遭败绩、退守庙街时,陈世英决定借给白俄军三门炮,其中一门为五管速射炮。至于中国为何借炮给白军,在此年8月日方的调查报告中,一名叫做张斗星的华侨陈述:在开战前,日本领事曾居中撮合借炮一事,即由庙街的白俄巨富贷款给中方,中方则借炮给白俄,中方对此也表示同意。 中方将炮借给白俄军,与当时的中国舰队的困窘情况相关。被困在庙街的中国军队,虽经华侨帮助而借到款项购买粮食过冬,但仍需归还华侨的借款并采购各种过冬物资。借炮给白军,也是无奈之举。而苏俄革命后,大批俄国富人逃到庙街,为了保证安全,他们自然愿意捐资助战。双方一拍即合,便有了借炮助战一事,但此时并未想到后来会滋生出许多事端。
  苏俄红军攻进庙街之后,与日军、白军展开激烈巷战,居民惶恐不安,中国领事馆也被流弹所中,所幸未伤及人。但庙街华商会长孙盛之腿部被流弹击伤,不治而亡。
  战至3月7日,庙街东面的白俄军炮台被红军占领。攻占炮台后,红军缴获了中国军舰借给白俄军的大炮一门,但不会操作。恰巧此时有中国军舰上的水兵通过庙街时被红军抓去,便由中国水兵教授红军操炮。红军在学会用炮之后,即将一门炮移至街市东面,发起轰击。连续炮击之后,日本军队无力再战,便向红军求和。3月9日,双方议和成功,红军进入城内。入城后,对投降的日军,苏俄红军也未解除其武装,而仅仅将白俄军队的武装加以解除,双方似乎一时相安无事。
  依照和议,苏日双方共同负责庙街安全秩序。但红军进城后,将在庙街的白俄军官及富豪500余人关入监狱,同时又征募朝鲜人及华人编成部队,这让日军感到不安。日军又打探到消息称,在为战死的红军举行葬礼后,红军将解除日军武装。日军不甘束手就擒,决定反抗。日军指挥官石川少佐与日本驻庙街领事石田秘商后,自知兵力不及红军,硬拼必败无疑,于是决定在3月11日夜突袭红军。
  3月11日深夜1点30分,残存的日军对红军司令部发起突袭。起初日军进展比较顺利,红军司令受伤,副司令战死,红军战死者颇多。但稍后红军集合大部队发起反扑,与日军逐屋争夺,战况激烈。石川少佐在当夜战死,至天明后,日军大部分战死,袭击红军司令部的日军损失近三分之二兵力,遂退回日本领事馆。后藤大尉发起攻击后,遭到红军猛烈反击,反被红军包围。至天亮后,该部一度曾突围至庙街市场附近,但被红军炮击之后悉数歼灭。海军无线电信队发起攻击后,夺炮不得,也被围困歼灭。
  双方激烈交战数日,日军及其侨民死亡甚众,残余的100多名日军困守领事馆。红军密集重兵围攻,日军不敌,残部134人于3月15日缴械投降。此次战事颇为残酷,红军遭受突袭,伤亡惨重,转而泄愤于被关押的白俄。当时庙街监狱中人满为患,13日夜间气温降至零下13度,寒冷彻骨。红军命令监狱中被指控为间谍和资本家的白俄囚犯脱去衣物,步行到1英里外的阿穆尔河(即黑龙江)上,逐一用刺刀或枪柄加以击杀。
  中国驻庙街领事张文焕,在11日当夜听到枪炮声后,即派人外出打听消息,打探者回报云:“日军不肯缴械,于半夜袭击,红党司令部已被日军火烧等语。”至天明街上已无日军,仅日本领事馆及兵营中有少数日军向外放枪,红军正调集兵力围攻日本领事馆。张文焕曾修书准备劝阻双方,“因交通阻碍,未能投送,而领馆遂被焚矣”。
  避祸麻盖
  日军战败之后,张文焕及庙街华侨将面临一个问题:即江水解冻之后,日军援兵很快就会来到庙街,双方势必重起战事。此外,参加红军的华人众多,华侨担心日本援军到来后,将以此为借口对华侨进行报复。在庙街的华侨无不人心惶惶。
  张文焕与中国舰队商量之后,决定在日本援军到来之前,将舰队和华侨撤出庙街。但军舰运力有限,决定由侨民自备帆船,由军舰拖离庙街。5月24日开江之后,中国军舰护送华侨2000余人至庙街上游40里的麻盖避难。随同华侨一同避难的有俄国人1000余人,日本妇女14人,此外还有英美法等国侨民。
  就在中国军舰和华侨撤离庙街的次日,红军开始焚烧庙街。5月25日夜,红军杀死134名被俘日兵,26日又毁全城。据在庙街的西方人统计,共有350名日本侨民及4000名俄国人在混乱中被杀,华侨死亡者约100人,英国人也被杀死1名。庙街战前有房屋4000余间,经过苏俄红军纵火焚城后,残留房屋仅存百余间。
  庙街日本守军被围困之后,其无线电通讯设备被红军击毁,对外联系中断。在海参崴的日军主力知晓庙街日军岌岌可危,2月上旬曾派出日本海军三笠号及见岛号(装有碎冰装置)前往庙街援救。但鞑靼海峡冰封万里,坚硬如铁,虽然军舰极力碎冰,却进展缓慢。
  1920年夏,江水解冻后,日军立即派出军舰6艘由伯力开往庙街。6月3日,日军抵达庙街,随后将庙街日军及侨民被杀情形报告国内。日本新闻界借机夸大其词,以煽动对外敌忾之心,并将祸水泼给中国。各种关于中国军舰助苏俄红军作战的报道层出不穷,日本《浦潮日报》造谣言称,日军在庙街之所以遭受惨败,均系中国舰队助战使然。《朝日新闻》则称在战死的日本军人口袋中发现有日记,日记中记有中国在庙街之军舰以机枪12挺,扫射日军,致日军死伤甚多。此类消息一经披露,使得中国在开江之后撤回军舰、接运华侨的计划生出变故。
  日舰到庙街之后,第二天即派一艘军舰到麻盖,停在中国舰队旁加以监视,并告知中国舰队不许离开。对中国军舰所保护的俄国难民及各国侨民,日本用商船分别运送至海参崴及伯力等处,但不许华侨随船而行。此时中国军舰及侨民粮食即将告罄,遂要求日本司令接济,“日本司令始而拒绝,续而仅给日米八百小包。侨民之食粮不足者多以山中野菜马铃薯干鱼充饥”。
  7月底,日本使馆致函中国外交部称:中国炮舰有以下情形:一是炮击日军官兵及平民;二是供给红军武器弹药。就此日方提出两个要求:1.中日双方协同调查;2.至调查结束为止,中国军舰须停留麻盖地方,至于中国军舰的食粮补给及通讯等,日方将不与为难。
  联合调查
  日方扣住中国军舰,但对停留在麻盖的中国侨民归国却毫无拦阻的理由。伯力中国领事馆派出船只接侨民归国,7月24日到达麻盖。7月28日晚,张文焕派朱德磬带领侨民925人由麻盖先行回国。在麻盖余下的华侨,则在9月初由吉林红十字会出面,租借两艘拖轮接回。
  为尽早解决中国军舰归国问题,中日双方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于9月6日到达庙街,同日原先驻扎在麻盖的江亨等四舰也驶返庙街,听候双方调查。从9月7日起至9月18日止,中日双方共同进行调查。 中方认为,驻庙街领事张文焕为保护华侨起见,与苏俄红军交涉,并无可以指责之处。但日本方面认为张文焕与苏俄红军关系热络,如曾帮助红军从华人处购买各类物资等,日方对此感到遗憾。但有西方人士作证,5月下旬,在苏俄红军撤离庙街之前,张文焕曾请红军撤退时应依照国际法保护日本侨民,对此日方也无话可说。
  中国江亨舰舰长陈世英与白俄达成协定,为保证中国军舰及军人安全,凡侵入中国军舰周围一定距离者,中方可加以射击,此事白俄方面曾加以公告,日本守军也知晓。在3月12日夜间的战斗中,一部分日军靠近江亨舰求助,被舰上的中国水兵以机枪扫射。天明之后方才发现被杀者为3名日军,中方水兵遂凿开冰层,将尸体投入冰下。
  中方认为当时交通断绝,将尸体交还领事馆为不可能之事,任由尸体暴露又不人道,故而埋入冰下,并不为过。日方坚持认为此举是为了掩盖真相,坚持要求对负责人加以惩戒。
  调查表明,日本报纸所称中国方面借炮给红军一事纯属乌有。就借炮一事,中国方面最初坚称并未有借炮之事。但随着调查的进行,中方承认江亨舰长陈世英确实曾借过炮,不过不是借给红军,而是借给白俄军。日本方面则表示,在红军攻入庙街之后,陈世英借给白俄军的一门五管速射炮被红军所夺取,“舰长陈世英不设法取回该炮,以致该炮最后有为红党利用之形迹”,对此日方表示甚为遗憾。
  在3月中旬日军与红军进行激烈巷战时,中国部分水兵因私事外出,为自卫起见,随身携带武器行走街中,被日军误击之后,便开枪回击。其中一二名水兵在经过红军阵地附近时被红军抓获,并教授红军如何使用大炮。日本就此提出抗议,认为在日军与红军交战之时,中国士兵擅自脱离指挥,并接近红军阵地,在于军官统率不力,应当予以处罚。
  调查结束后,中国军舰于9月19日离开庙街,23日到达伯力。过伯力后,军舰高悬国旗,进入中国疆域,10月11日抵达哈尔滨。到哈尔滨时,哈尔滨商会召开盛大欢迎会,并宴请海军全体官兵。宴后请全体官兵观看戏剧,舞台上有大字书“恭贺海军战胜大回朝”字样。四舰回国后,编入吉黑江防司令部,由王崇文任司令,后改编为东北海军。
  对于中国水兵误杀日军等事,日方提出赔礼道歉、处罚当事人、赔款等四个要求。12月21日北京政府外交部总长颜惠庆致函日本小幡公使,对日方的四个要求全部答应:1.由驻东京中国公使依照会向日本政府道歉。2.由庙街中国舰队司令向日军总司令道歉。3.处罚中国舰队队长与水兵,免去陈世英舰长之职,水兵则按其犯罪轻重处以6个月以上1年以下之禁锢处分。4.给被误杀的日军士兵抚恤金3万日元。
  江亨舰舰长陈世英虽受免职处分,但他在孤军悬于海外时,于战火纷飞之中,既保护华侨,又保全舰队,实有功绩。陈世英被免职后,北京政府海军部令其改名陈季良,调入第一舰队任楚观舰舰长,并授予他“文虎”勋章,以示肯定。1922年陈世英升任海容舰舰长,1924年晋升为海军少将。

 
 

本文选自591代写论文网:专业代写毕业论文-致力于代写本科论文,代写硕士论文,代写职称论文,代写mba论文

Tags:

作者:http://www.591lw.com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