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毕业论文                                           欢迎光临591论文网,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客服QQ:63433700


代写论文

写作流程

职称论文

付款方式

联系方式

期刊目录

在建构主义视域下认同对两岸关系的启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591代写毕业论文网  来源:http://www.591lw.com  发布时间:2012-10-20 23:57:00

 一、建构主义视角下的认同
  20世纪80年代后期,国际关系理论兴起了一个新的重要理论学派——建构主义。90年代时,建构主义已发展成为与现实主义和自由主义并列的国际关系学三大主流学派之一。亚历山大·温特(AJexander wendt)是这一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建构主义对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产生了重要影响,它为冷战的结束及冷战后国际关系的深刻变化提供了与以往不同的解释范式与研究视角。因此,建构主义兴起后,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
  建构主义与以往国际关系理论最鲜明的差别在于,它在本体论上更为偏重与强调理念、观念、规范等的作用,强调非物质性因素的意义。以往国际关系理论在世界观方面主要是物质主义,即重视与强调物质性因素对行为体行为的直接作用。而建构主义则从理念主义出发,认为观念是无所不在的,正是观念才使得物质具有意义和价值,物质力量只有通过观念才能起作用,观念是决定社会行为的根本要素。但建构主义不否定客观事实,不否认物质性因素的存在和作用。从这个意义上,温特称自己的理论为弱式物质主义。
  建构主义理论中有几个重要的概念,如“认同”、“观念”、“规范”等。在很大程度上,认同指的是自我认为具有从属于某个群体的身份,或“个体对某一群体(共同体)的归属感”。无论是对具有情感的个人还是作为文化载体的群体来说,正是这种对身份的确认(认同)将自我与他者区别开来。也就是说,人们要彼此交往,就不能不界定自己的身份和特性,不能不明确自己与别人的相似之处或不同之处。作为一种归属感,认同满足了人类基本的社会需求之一,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人们的行为方式与准则。
  建构主义把认同这一概念引入到国际政治领域中来,作为解释和分析国家利益和行为的一个有效工具。尤其在对认同、利益、行为的关系上,建构主义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观察路径和分析视角。其一,建构主义强调共有知识或文化,共有知识建构行为体的身份。
  其二,认同决定利益,利益决定行为。建构主义建立了自己的有关认同的逻辑关系,即共有知识(文化)决定认同,认同决定利益,利益决定行为,从而形成了“共有知识(文化)——认同——利益——行为”的核心解释模型。
  二、两岸认同的折裂
  认同主要是指人们对于自我身份的确认,即回答和解决“我是谁”这一问题。从这一基本意含出发,两岸认同主要指海峡两岸对“我们是谁”这一问题的基本认知,大体上包括对“我们是不是中国人”,“我们是否同属一国”,“两岸是否要走向统一”等这些问题的认知与回答。
  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尽管海峡两岸长期处于政治隔绝与军事对抗状态,但国民党当局为了维持“法统”和使其在台湾的统治正当化,建构出一套强势的民族认同论述:通过提倡中国文化典范、推行国语、强化中国民族主义的爱国精神等,把台湾形塑成中国五千年文化一脉相传的唯一代表,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人被教育成是纯正的中国人。在国民党这套意识形态的教化下,台湾人基本上接受了中国意识为习以为常的国家认同价值。③
  需要指出的是,两蒋时期所推行的政治社会化与认同的教化,是在威权体制下进行的,虽然民众对国民党当局否定台湾文化的特殊性心有不满,但并无反抗的力量。国民党当局建构对中国的认同,也是对“中华民国”的认同,而大陆被视为“叛乱团体”。国民党所推动强化民众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富含有与共产党斗争的政治意义。但在客观上,无疑强化了民众对中国、中华文化的认同,强化了认同两岸同属一国的心理基础。
  两岸认同的折裂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在学者看来,之所以称两岸认同折裂,而非断裂,是因为两岸仍有重叠认同,只是比率已经降低,但尚未完全断裂。90年代以来两岸认同的折裂,主要表现在台湾民众对中国、中国人、两岸同属一国、两岸未来要走向统一等这些台湾民众曾经认同的身份已经大幅度地退却上,与大陆在这些方面的认知出现了巨大落差。与此同时,则是台湾“主体性”、台湾“主体意识”、台湾认同的建构与不断强化,这可以说是90年代以来台湾民众认同的最大变化。
  1、“台湾人/中国人”认同的变化
  从1992年至今的20年间,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一直在连续地做有关台湾民众“台湾人/中国人”认同的民意调查。调查显示,在1992年时,台湾民众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为25.5%,认同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为46.4%,认同自己是台湾人的只有17.6%。此后的变化趋势显示,认同是中国人的逐渐下降,认同是台湾人的逐步上升。到了2011年,认同是中国人的降为4.1%,认同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为39%,认同自己是台湾人的上升到54.2%。
  天下杂志2009年所做的同类民调也显示,有高达62%的受访者回答“台湾人”;“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为22%,回答“中国人”者仅为8%。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约有75%的18至29岁年轻受访者认为自己是“台湾人”,仅15%认为自己“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不到10%的年轻受访者回答自己是“中国人”。⑥
  从以上可以看出,90年代以来,两岸认同确实出现了某种折裂。一方面,台湾当局加紧建构“我群主体性”,作为推动“台独”的思想与心理基础,另一方面,两岸主权争议等结构性困境与矛盾加剧了台湾民众“我群”与“他群”的区隔,使得“台湾民众不但对于‘台湾’有高度的认同,同时在建立‘台湾认同’时,对‘中国’产生了排斥效应。”④尤为严重的是,伴随着“台湾认同”的升高,是台湾“主体意识”不断强化、“台独”意识形态的日益滋长以及对统一的排斥效应。可以说,这些就是“台独”势力至今仍在岛内拥有一定市场的群众基础。 2、台湾民众“统独”立场的变化
  台湾政治大学选研中心从1994年到2011年6月所做的台湾民众“统独”立场民调显示,1994年时,选择偏向统一的(包括尽快统一和偏向统一)有20%,选择维持现状的(包括维持现状再决定和永远维持现状)有48.3%,选择偏向“独立”的(包括尽快“独立”和偏向“独立”)有11.1%。调查显示,此后台湾民众的统“独”立场出现几个明显的趋势。一方面是偏向统一的逐渐下降趋势,到2011年6月,偏向统一的只有10.1%,17年下降了约一半。另一方面,维持现状的则是缓慢上升,到2011年6月,维持现状的已达60.1%,其中尤其选择永远维持现状上升比较明显,从1994年时的9.8%攀升到2011年的26.8%。第三个趋势是偏向“独立”的持续上升,2011年6月已达23.2%。从这个趋势中可以解读出,90年代以来,台湾民众选择反对统一、不愿意统一及倾向“独立”的比例在上升,选择支持统一的比较在不断萎缩,即使在马英九上台后,这一趋势仍在持续。
  台湾远见民调中心2011年4月所做的民调也显示,有7.5%的民众倾向统一,有53.5%人主张维持现状,有27%的人倾向“独立”。值得注意的是,该民调也显示,若两岸在经济、政治、社会各方面条件差不多时,仍然有67.1%的民众认为没必要统一,认为可以统一的只有12%。
  虽然由于各种因素的限制,台湾所做的各种民调未必是台湾民意的真实反映,但90年代以来台湾民众认同出现混乱,尤其“国家认同”出现严重危机,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在与台湾朋友交流中,也明显感觉到他们把中国当外国,认为台湾不属于中国、台湾人不是中国人,这些倾向相当普遍地存在于台湾民众的认知中。在对赴台就读的陆生访问中,他们也反映在这些方面两岸学生的认知存在较大的落差。无疑,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背景下,建构两岸共同认同是一项非常迫切的工作,这是推进两岸和平发展的持续深化和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最重要的基础工程。
  三、两岸认同之修复——建构主义之启示
  两岸认同出现折裂的原因是复杂的、多方面的,但最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两岸主权争议等结构性矛盾以及由其衍生的两岸在各个场合的零和斗争对台湾民众认同的冲击与影响。二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台湾执政当局对台湾“主体性”、台湾“主体意识”的培植与建构。
  近年来,台湾民众的认同危机引起两岸各界的关注,尤其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背景下,不少学者越来越重视这方面的研究,如有的学者提出要“正视台湾认同危机”、“增进两岸政治认同感”,要从凝聚两岸同属“一个中华民族”着手,逐步向回归认同“两岸同属一中”方向发展。也有人提出,两岸一切反对“台独”的进步力量,应高度重视分裂史观的巨大破坏性,积极建构有利于两岸整合的共同体史观。近日,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村投书媒体,针对台湾中小学历史、地理教科书中所潜藏的“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立场,大声呼吁各界重视,这在岛内引起广泛的讨论。
  认同问题是两岸关系的一个核心问题,两岸认同的折裂,不仅是岛内分离势力推动“台独”活动的重要心理基础,也是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约,更是推进两岸融合及实现祖国统一的障碍。因此,修复台湾民众的两岸认同撕裂,是当前和未来两岸关系发展中最重要的思想基础工程与核心目标所在,也是从根本上遏制“台独”。建构主义虽然是研究国际关系的理论,但它对有关认同的研究对两岸有很多有益的启示。
  1、重视观念、理念等非物质性因素在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中的作用与重要意义
  自从1987年两岸有了交往与互动以来,两岸经贸关系、人员往来及各方面的交流都蓬勃发展,两岸交流与互动越来越密切。据统计,1991年,两岸贸易额仅为57.9亿美元,到2010年,两岸贸易额已达1453.7亿美元。从两岸人员往来来看,1991年,台湾同胞来大陆只有946632人次,大陆居民赴台也只有9005人次,到了2010年,台湾同胞来大陆已达5140554人次,大陆居民赴台1661877人次。在两岸关系中,经贸关系、利益关系与交往关系对稳定两岸关系、发展两岸关系与加深两岸人民的相互了解当然非常重要。但是,两岸关系发展的实践证明,经济因素、物质力量并不必然产生政治一体化的结果,两岸还需要情感的联结、心理的联结与共同认同的培育。也就是说,在推进两岸关系过程中,观念、规范与理念等非物质性因素的作用也同样不容忽视。两岸关系的发展不应只注重利益的因素,也应注重观念的建构。在建构主义看来,行为体的观念认同是在社会互动的过程中通过主动的学习形成的。在互动与学习的过程中,行为体通过各种途径逐渐完善自我观念,根据社会要求校正自己的行为目标,改善行为方式,并且逐渐形成共有认知。两岸在互动过程中,要重视找回与培育共同史观,使两岸都是中国人、两岸同属一国等这些观念成为两岸人民的共同认知与共有观念。
  2、重视形塑两岸共有知识
  温特认为共有知识即文化,并认为,“身份和利益从概念上和逻辑上都是依赖于文化的,因为只有通过共有知识,才可能以某种特定方式考虑行为体的具体身份和利益。”从两岸关系发展的实践来看,两岸尚未建立起互信机制,尤其在政治上、军事上和外交上,常常相互猜忌、缺乏互信,尚未建立起安全共同体的文化,也未建构起温特所说的“康德文化”,即两岸之间彼此友好和信任合作的状态。这些说明,两岸之间积极与合作的共有知识还比较缺乏,这些已成为深化两岸和平发展的制约。因此,两岸应重视形塑共有知识,建构起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是一家人,两岸是命运共同体以及两岸合则两利的和谐角色文化,以增进两岸信任,拉近两岸人民的心理上距离。
  3、从共有知识出发,形塑两岸共同身份
  1949年以后这60多年,台湾民众的认同明显经历了从中国认同向台湾认同、由中国人认同向台湾人认同、由倾向统一到不愿统一的退却与转变,并且明显用后者排斥前者。台湾民众的身份认同出现了混乱,这不可避免地使台湾民众在对利益的认知上出现了偏差,表现在行为上出现了明显的扭曲。如部分台湾民众认为,大陆军事现代化是针对台湾的,即使“惠台”政策,也归结为“经济统战”,在认知上把大陆视为“威胁”,这些其实根源于台湾民众身份认同上的偏差。在建构主义看来,认同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可以通过行为体之间的互动来建构的。而认同一旦形成,就具有独立的作用,使行为体对于相互之间的关系的共同观念发生改变,从而影响到行为体的行为和选择。因此,在两岸的互动中,应重视对两岸共同认同的建构,使中国是两岸人民的中国、两岸都是中国人等这些共同身份能够从建立共同史观、恢复两岸人民共同的历史记忆中,通过深度的文化、教育的交流合作等逐步去建构。
  总之,唤起两岸人民共同的记忆,寻找共同认同,是一项刻不容缓的工作。两岸需要通过深化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的交流合作,如签定两岸文化协议等,从青少年开始,建构两岸的共同认同,因为认同是两岸和平的基础,更是两岸和平统一的基础。

 
 

本文选自591代写论文网:专业代写毕业论文-致力于代写本科论文,代写硕士论文,代写职称论文,代写mba论文

Tags:

作者:http://www.591lw.com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