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毕业论文                                           欢迎光临591论文网,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客服QQ:63433700


代写论文

写作流程

职称论文

付款方式

联系方式

期刊目录

浅析台湾南北差距对选举的影响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591代写毕业论文网  来源:http://www.591lw.com  发布时间:2012-10-20 23:57:00

一、从选举结果看南北经济差异对选举的重要性
  (一)南台湾绿营票仓的基本格局
  2012年1月14日台湾“大选”尘埃落定,马英九以689.1万多票,51.6%的得票率胜选,超过蔡英文近80万票,结果比此前大多数预测的“低空掠过”好很多。但从南部得票数和得票率看,此次选举包括台南市、高雄市、屏东县、云林县、台东县、嘉义县、嘉义市7个县市在内的南部地区,绿营所得票数为229.18万票,得票率为54.7%;蓝营所得票数包括亲民党在内为190.1万票,得票率为45.3%。蓝营得票数比绿营少39万票,得票率比绿营少9.4个百分点;而2008年在南台湾蓝绿得票数相差仅4.6万票和1个百分点。2012年绿营在南台湾的得票数和得票率都增加了不少(见表1),可见北蓝南绿的基本格局并未改变,而且有强化的态势。2012年绿营在南台湾各县市得票率高低依次为:嘉义县、台南市、云林县、屏东县、高雄市、嘉义市、台东县7个县市,与2008年各县市绿营得票率排名完全一致(见表1)。
  (二)经济发展水平与选举结果相关性分析
  通过分析台湾南北差距及各县市得票率与经济发展水平的关系,可看出经济越落后的县市,绿营的支持者越多。
  从GDP总量和人均GDP水平看,2011年南台湾GDP约占全台的28.4%,小于人口数占全台人口总数的比重(31.3%)。在7个县市中,除高雄GDP比重(12.4%)略高于人口比重(11.9%)之外,其余县市人口比重均高于GDP比重。各县市若与台北市比较,差别就更大。2011年台北市GDP为817.4亿美元,人均GDP为31214美元。台北市人均GDP分别是云林县的1.96倍、嘉义县的1.86倍、台东县和屏东县的1.8倍,比南台湾最发达的高雄市也高出43.6%。以人均GDP衡量,2011年各县市从高往低依次为:高雄市、嘉义市、台南市、屏东县、台东县、嘉义县、云林县(见表2)。南台湾人均GDP比全台平均水平少1218美元,人均GDP最少的云林县仅为全台平均水平的78.9%。
  从人均可支配收入看,南北也存在较大差距。2010年云林县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4.24万元(新台币,下同),嘉义县为13.94万元,分别是台北市30.54万元的46.63%和45.65%,嘉义县还不及台北市的一半;而最高收入的高雄市也只是台北市的74.03%(见表3)。由于农村家庭平均人口相对城市多,以户均可支配收入比较,南北差距更为突出。2010年台北市每户可支配所得是高雄市的1.49倍,差距是四年来最大,与台南市相比,更达1.75倍的十年新高,显示南北所得差距持续扩大。
  再从基尼系数来分析。根据台湾学者研究,以衡量收入分配差异程度的基尼系数来分析台湾各县市的贫富情况,结果表明,经济较好的区域所得分配较平均,经济不好的区域所得分配较不平均。在全台所得分配不均的县市中,南台湾占较大的比例。1994-2004年間,所得分配较不均衡的县市依次为:台南县、澎湖县、花莲县、云林县、新竹市、嘉义县、台东县、屏东县、南投县、宜兰县等10个县市,南台湾占了半数。2004年,南台湾各县市基尼系数在全台的排名依序为:屏东县(第8名)、台南市(10)、高雄县(11)、高雄市(12)、台南县(13)、云林县(17)、嘉义县(19)、嘉义市(21)、台东县(22)。排名越后,表明所得越不均衡,而这一状况到目前也没有得到扭转。
  从南台湾各县市绿营得票情况和经济发展水平的比较中可见,最“绿”的嘉义县绿营得票率高达58.6%,该县也是南台湾经济最落后的区域。人均可支配收入居南台湾各县市之末,基尼系数在全台各县市中倒数第4位,2011年该县GDP为91.4亿美元,人均GDP仅16817美元,在南台湾倒数第二。云林县各项经济指标排名也是居后,而绿营得票率在该县亦高达55.81%,显示区域发展水平与绿营得票率呈正相关系。这也是民进党不断利用经济议题操纵选举的重要原因。
  还需要关注的是,此次“大选”,南台湾的投票率比2008年降低了近6个百分点,为74.38%,虽然比全台投票率74%略高,但除了台南和高雄的投票率分别达74.2%和75.9%外,其它几个县市的投票率都低于全台投票率,如云林县68.9%、嘉义县72.5%、嘉义市73.5%,且民进党正副候选人蔡英文和苏嘉全的老家屏东也只有72.7%,蔡英文在屏东仅赢马英九6万票。@南台湾选民的“一反常态”,其中经济因素也起了重要作用。因为南部县市以农渔业为主,不少基层农民之所以一直力挺民进党,主要是认为国民党“重北轻南、重财团轻基层”,多年来南北差距始终难以缩小。但2008年5月国民党重新上台后致力改善两岸关系,尤其在2010年6月两岸签署ECFA后,18种岛内主要水果和渔产品纳入早期减免税计划,有利于南部农民开拓大陆市场。同时,大陆以契约方式直接向台南市学甲镇的渔民收购虱目鱼,避免了中間商的剥削,增加了渔民收入,尽管多数农渔民表示“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不会因为大陆的优惠政策而改变支持人选。但不可否认,大陆的惠台政策及其对台湾经济增长的帮助,南台湾民众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蔡英文一再否定“九二共识”,在国际经济环境不断恶化的情形下,若两岸经贸合作放缓甚至停滞,台湾经济可能陷入比“无感”更可怕的境地,这令原本支持民进党的南部民众忧心不已,担心大陆惠台政策更难以落实到南台湾,从而影响到其切身利益。以学甲为例,往年选举蓝绿的支持度大致为三比七。2008年“大选”,学甲有65%投给谢苏配,35%投给马萧配,而今年只有57%支持蔡英文,31%支持马英九,12%支持宋楚瑜,蓝营支持率提高了8个百分点。 二、南北差距的形成、困境与期待
  (一)南北差距的形成
  台湾南北经济差距形成的背景较复杂,有历史的原因,有资源布局的关系,有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更有国民党当局长期“重北轻南”政策的影响,以及民进党执政后刻意强化“南部意识”和南北矛盾的政治操作所导致的主观感受扩大等。
  20世纪50年代以前,台湾一直是以农业为主体的经济结构,由于南部开发较早,人口较密集,南北经济差距不大。国民党退踞台湾后,近百万军公教人员均集中于以台北市为中心的北部地区和南部都会区。此后,随着北部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形成与经济快速发展,人口迅速向北转移,尤其是60、70年代,台湾工业化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包括财政、教育、基础设施、人才等进一步在北部集聚,到60年代中期北部人口首次超过南部地区,南北差距快速扩大。80年代以来,台湾高科技产业异军突起,迅速成长为台湾的支柱产业,其中高科技产业90%以上集中于北部地区。据1996年台湾出版的《资讯电子工业年鉴》记载,当时台湾主要信息电子厂商为264家,其中北部的台北县市、新竹县市(科学园区)与桃园县共有244家,占厂商总数的93.2%,中南部仅占不到7%。在工业方面,北部制造业工厂数量所占比例由1954年的32.97%上升为1991年的46.73%,南部所占比例则由1954年的33.32%降至1991年的26.42%。到20世纪90年代末,南部工商企业登记数量为14.4万家,而北部则多达22.7万家,其中仅台北县就超过10万家。到90年代末,北部地区人口占了台湾总人口的43%,而南部地区降到14%左右。
  2000年民进党上台后,采取“遏北扬南”的策略,限制蓝营执政的北部地区特别是台北市的发展,试图以此达到“南北平衡”,但结果不仅没有缩小南北差距,反而扩大了这种差距,加深了南北矛盾。其采取的主要措施,一是在财政预算上极力向南部倾斜。尤其是增加了其大本营高雄的“统筹分配款”,同时减少对蓝营重镇台北市的拨款,有意把台湾经济和文化建设中心南移;二是遏制台北市的国际性活动。如台北市举办的“亚太文化之都”、棒球世界杯赛等活动,都曾受到陈水扁当局的阻挠与抵制。三是提供优惠,鼓励民間和地方政府投资南台湾。四是加大对南台湾的公共建设,以图改善南台湾环境。然而,由于陈水扁当局一方面财经政策出现颇多失误,执行力不足,缺乏对南台湾发展的长远规划,放牛吃草,加上贪腐,不少下放地方的预算变成昙花一现的烟火,很多公共建设沦为使用率极低的蚊子馆,零散的民間投资也很难发挥聚沙成塔的力量。④更加之民进党千方百计阻挠两岸经贸往来,使得南台湾与大陆的各项交流合作都远不及北部,南台湾因此失去了许多发展的机遇,造成两岸交流北热南冷。因此,在民进党执政近8年的时間里,其“抑北扬南”政策,并没有给台湾南部民众带来多少实际利益,南北差距反而进一步扩大。突出表现在:北部工商业发达,产业以服务业和高新科技产业为主,是台湾的经济重心和高科技中心;而南部经济还是相对落后,农业仍占重要地位,尤其在浊水溪以南的云嘉地区,农业人口比例偏高;工业则以传统工业与污染性的重工业为主。全台湾第三产业产值占GDP的65%以上,而南部所占比例仅为24.8%。民众生活品质和健康也深受影响,台湾成功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研究所陈美霞教授曾指出,台湾南部民众的生活质量没有因民进党上台而向上提升,反而差距愈来愈大,作为人民健康重要指标的平均寿命,台湾南部民众过去10年来比北部民众平均少活两岁左右。这种南北差异逐步演变成台湾社会突出的结构性问题,对台湾的投票行为和政治生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二)马英九缩小南北差距的努力与“成效”
  为扭转“重北轻南”政策及其造成的后果,改变国民党在台湾南部的竞选劣势,有效缩小南北经济差异,获得南部民众的认可,马英九上台后,采取多项措施力推南台湾经济社会发展,包括加强行政区域管理,将台南县市、高雄县市合并,希望其成为带动南部发展的火车头。改善基础设施,积极推动高铁云林设站,在嘉义兴建故宫博物院南部院区,在屏东推动大鹏湾风景区开发等交通与观光建设等。2010年5月马英九公布施行“曾文、南化、乌山头水库治理及稳定南部地区供水特别条例”,编列分年预算新台币540亿元,改善、稳定南部供水;改建老旧桥梁,计划在2年内将47座桥梁改建完成,较原规划提前将近4年。马英九在2011年11月9日南下高雄时特别强调,国民党执政后,平均每年在高雄花的钱超过民进党时代,并承诺未来还要在高雄地区推动包括铁路地下化、高雄港洲际货柜中心第二期工程、海洋文化及流行音乐中心、世界贸易展览会议中心等“10大建设”。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冻也非一日之功。虽然马英九当局努力发展南台湾并取得一些成效,南台湾民进党籍执政者也曾给予肯定,但马英九对南部承诺的重大建设政见也的确出现跳票,南北差距仍然客观存在,从而成为民进党大肆攻击的把柄。出于选举的需要,民进党不顾自身执政8年时間里,不仅没有提升南部民众的生活质量,反而使得南北差距愈来愈大的现实,质疑国民党施政措施,把南部经济落后于北部的原因全部归罪于“国民党压迫”的结果。2011年5月20日民进党籍的高雄市长陈菊、云林县长苏治芬、嘉义县长张花冠、台南市长赖清德、屏东县长曹启鸿等在其召开的记者会上批评马英九当局“重北轻南”,质疑马英九执政以来,对南部承诺的重大建设政见一再跳票,赖清德以“台北盖捷运,台南铺农路”来形容南北差距。“重北轻南”不仅成为绿营政治人物和产业界人士的“口头禅”,更成为国民党的紧箍咒,“重北轻南”成为蓝营难以承受之重。∞因此,虽然马英九执政以来,借助两岸经济合作,成功抵御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2010年出现恢复性的高速增长,地区生产总值达4200亿美元,GDP实现10.82%的大幅增长,创下24年来的新高,比台湾一直视为竞争对手的韩国6.1%的经济增长率高出4.7个百分点。2011年尽管受到欧美金融危机的深刻影响,全年仍有4.5%的经济增长水平,居亚洲“四小龙”之首。但是4年来,由于马英九当局推出的“经济牌”涉及发展南部经济和缩小南北差距的措施有限,缺乏长远的推动南台湾发展的规划和策略性措施,失业率高居不下,贫富差距难以缩小、南北差距扩大,加之民进党在民生福利方面一直攻击炒作,以致国民党的经济议题、马英九的经济发展政绩难以得到台湾民众的普遍认可,这也是2012年选举结果南北政治版图未能有大的松动、南台湾显得更“绿”的重要原因。 (三)南台湾对加强与大陆交流合作的期待
  在近30年的两岸关系发展中,由于南台湾主要是民进党执政的县市,当政者顽固坚持“台独”路线,拒绝与大陆往来,一意孤行的结果是失去了无数的商机。30多年来,南台湾民众到大陆旅游、探亲、参访与经商活动比较北部要少得多,尤其是南台湾的农渔民与基层劳工到大陆的机会更少,造成了南台湾民众对大陆了解不多甚至受民进党的片面宣传和蛊惑而排斥大陆的现象,也造成了大陆难以与南台湾交流的事实,两岸日益相互开放的市场南台湾难以从中获利。目前,海峡两岸贸易额巨大,一年超过1000亿美元,但主要是北台湾和中台湾与大陆沿海地区的贸易,估计占两岸贸易总额的80%,南台湾与大陆的贸易比重很低,不超过20%。台商对大陆投资也主要是北台湾的企业。惟有在农产品贸易方面,南台湾与大陆的贸易比重较高。在两岸通航、经贸合作安排中,因南台湾经济、人口劣势,获得的利益分配也大大低于北台湾。两岸航运协议中有关海上航运港口的安排,台湾对大陆开放基隆(含台北)、高雄(含安平)、台中、花莲、麦寮与布袋等六个港口,其中南台湾只有一个高雄港(包括安平港)。在两岸直航运输航点与航班安排中,南台湾获得的份额也非常少。南台湾在两岸经济合作中出现的边缘化趋势,无疑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南台湾的经济发展。
  目前,台湾经济发展面临的岛内外形势十分严峻,对南台湾来说,中小企业和农业面临的挑战更为严峻,他们已充分意识到加强与大陆合作的重要性,期盼着与大陆的双向交流与合作,以尽快缩小南北差距,其急迫的心态从各阶层呼吁中可见一斑。如2008年11月原订陈云林于5日晚間与台湾南部农渔界代表举行座谈会,使南部各方人士对这场座谈所带来的商机期待不已。高雄渔业界重要的高雄区渔会、围网公会、鱿鱼公会、鲔鱼公会、渔轮公会等代表中一些人取消了早已安排的海外行程,期待当面向陈云林诉说两岸渔业问题,提出行政措施的建议,争取南台湾发展的生机。然而由于张铭清被推倒事件,出于安全考虑,在陈云林赴台前夕取消了这场座谈,南部农渔界代表认为取消座谈会就意味着失去了台湾农渔业的重大商机,因此感到十分遗憾和失望。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南台湾对加强与大陆交流合作的深切期待。
  三、加强大陆与南台湾经贸合作,深化与南台湾民众交流
  南台湾的人口分布以闽南人占大多数,同时南台湾也是中小企业、中間选民、中下阶层高度集中的地区。多年来,南台湾与大陆的交流与合作相对台湾北部而言也处在弱势的不利地位,南台湾的弱势产业和弱势群体未能充分享受到大陆出台的一系列惠台政策,加之“台独”势力的片面宣传,台湾“重北轻南”以及台湾选举政治中一再强调“民主化”与“本土化”,造成南部民众一方面有较深的在地主体意识,时常出现草莽激情干预理性思维的现象,对于两岸关系的发展或是比较淡漠或是受益惑而反对。在两岸已全面“三通”、ECFA正在实施,两岸大开放、大交流、大发展局面已然形成的形势下,应针对南台湾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目前南部一些当政者开始觉醒,强调两岸经济合作的重要性,民众也逐步认同ECFA的商机,加强大陆与南台湾的全面交流与合作,推动南部社会走向开放,缩小民进党政治操弄空間,这对提振南台湾的发展水平,转变南部民众的政治认知,改变目前的蓝绿光谱格局有着重要意义。
  (一)全面开放台湾农产品零关税进入大陆
  台湾农业主要集中在南台湾。台湾农产品生产量和出口量对大陆庞大的市场而言是十分有限的。目前,台湾农业在三次产业中的比重仅为1.58%,农业总产值为2146.22亿元新台币,约合68亿美元。包括粮食作物在内的规模化生产的农作物种类约77种,其中蔬菜类35种、水果19种、花卉13种。农产品出口额39.85亿美元,占台湾出口总额的1.52%(见表4)。台湾农产品出口市场主要分布在日本、香港、新加坡、美国和加拿大。其中日本、香港和美国为台湾三大农产品出口市场,占台湾农产品出口总值的近70%。加上岛内市场消费需求,可以出口到大陆的产品并不多,因此可以考虑扩大甚至全部开放台湾农产品零关税进入大陆市场。
  与此同时,进一步细化对台农产品零关税的实施细则和落实步骤。从目前情形看,大陆一系列惠台政策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相当程度上是台湾现执政当局在落实大陆惠台政策中的行为偏差造成,如大陆对台湾的农产品采购,除了台湾农会个别领导知晓外,作为生产者和理应从中受益的众多台湾农民并不知道,目前这一情形虽然有所改变,但受利益驱使,无论是“紧急救市”还是“契约”式采购,受益者还是少数农会干部及其有裙带关系和利益关系的行口商、中間商,南部民众未能充分享受到两岸和平发展的果实,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们的投票意向。未来应在大陆出台优惠政策的同时,要求台湾执政当局有具体配套措施来落实大陆的惠台政策。
  (二)加强产业合作
  南台湾的产业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以第一产业、重化工业和民生轻工业为主导,产业空間布局清晰,二产和三产主要集中在台南市和高雄市,其它县市多以农业为主。两岸产业合作给台湾带来的好处,对南台湾的企业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尤其是ECFA实施以来,大大增强了南台湾业者希望大陆能加强与之合作的意愿,包括投资南台湾,如台湾义联集团董事长林义守建议,要鼓励陆资到高雄投资地产或大型休闲产业,帮助台湾南部发展,缩小南北差距。他认为,大陆企业到高雄投资,会产生群聚效应,能吸引更多的投资和更多的人到高雄度假、消费,并希望两岸合作的脚步再快一些,当局在相关法令上进行更多的松绑。与此同时,南台湾业界也积极整合资源,以抓住两岸日渐开放而带来的商机。如2011年4月,为因应将开放的大陆旅客赴台个人游,台湾南部医疗、旅游、文创等知名业者建立了“南台湾医疗文创观光乐活联盟”,组团到广州等地行销台湾南部医疗保健旅游,以期吸引大陆游客“南进南出”,推动南台湾经济发展。大陆应抓住这一契机,根据南台湾的产业特点,着重以下方面的合作:
  1 加强临港工业合作
  高雄港是台湾第一大国际商港,也是东南亚、印度洋与东北亚間海上航运的转运中心,已形成临海工业区、石油化学工业区和加工出口工业区,集聚了岛内最大规模的炼油、钢铁、造船等企业,不仅是台湾南部重工、化工、机械、建材、炼铝等工业的重镇,也是全台湾重要工业基地。然而近年来,高雄港货物吞吐量在世界排名不断下降,从最高峰时的第3位下降至目前的第12位。由于港口地位的下降直接影响了当地整体经济的发展和民众的生活水平,与大陆合作的愿望也因此更强烈。大陆港口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很大,港口经济也是大陆着力发展的新的经济增长点,应发挥大陆沿海尤其是福建的优势,加快建设福州、湄洲湾、厦门三大港口群,推动三大港口与高雄港的交流合作,构建福建与南台湾产业合作紧密区域,推动南台湾经济发展。  2 推动农业合作
  南台湾是台湾现代农业的先驱,不仅种植业发达,渔业和畜牧业也十分先进。高雄渔港是台湾最大的渔业区和台湾远洋渔业基地;台南市是台湾的鱼米之乡;台东县制糖与木材加工久负盛名;屏东县素称“台湾的南洋”,是台湾主要农业区之一,盛产稻米,水果产量和品质在台湾首屈一指,畜牧与水产居台湾南部县市之冠,渔业产量居全省渔港第二位,被列为台湾一等渔港。南台湾发达的现代农业,不仅为台湾民众提供了安全、优质的农渔产品,而且在农业合作组织、农产品运销、农业经营模式等方面也有许多值得借鉴的经验。2005年以来,大陆相继推出一系列惠及台湾农业的优惠政策,ECFA又获得大陆单方面提供的农产品优惠关税,应将这些政策措施有效地在南台湾实践,加强大陆与南台湾的农业合作,在优良品种、种养技术、农产品运销、农业技术推广模式、农民合作组织、生态环境建设、精致农业、观光农业、农业生物技术、农业信息化等方面开展广泛的交流与合作。
  3 加强以民生产业为主的传统产业合作
  南台湾既有现代大型企业,也有许多传统的中小企业,如集中在台南的橡胶、化学、机械、电器、金属制品、纺织、食品等工业,大陆应加强与南台湾的以民生产业为主的传统产业合作。目前,两岸都存在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压力。在两岸签署的ECFA早收清单中,基本上都涉及到上述产业和产品。其中在大陆对台湾实施降税的产品中,有石化产品88项、机械产品107项、纺织产品136项、运输工具50项;在台湾对大陆实施降税的产品中,也包括了化工产品、机械产品、电子产品、汽车零部件、纺织产品、轻工产品、冶金产品、仪器仪表产品及医疗产品等,其中大部分是台湾需要的原物料,很少有下游产品或是台湾具有竞争力并与大陆对等开放的产品,这对推进南台湾与大陆中小企业开展互补性交流与合作十分有利。
  (三)持续办好“海峡论坛”
  “海峡论坛”是以民間为交流主体的两岸综合性大型交流平台,始办于2009年5月,其以“扩大民間交流、加强两岸合作、促进共同发展”为主题,坚持“民間性、草根性、广泛性”。几年来,海峡论坛以其内容的丰富性、参与人员的广泛性、参与人数的规模化,成为推动两岸同胞大交流、促进两岸各界大合作、开展两岸基层对口大联谊的民間交流合作活动,受到两岸民众的广泛欢迎,成为一年一度的两岸民間交流嘉年华。文化交流是海峡论坛极其重要的内容,尤其是一些民間信仰活动、饮食文化等的交流,深受南台湾民众喜爱。如2011年的第三届海峡论坛,开展了妈祖、关帝、陈靖姑、定光佛、齐天大圣和郑成功等民間信仰活动;举办了家族联谊、亲子阅读交流、烹饪大赛、体育竞技、影视展映展播等民众喜闻乐见的活动。举办的台湾特色庙会,名品特产等则展示了两岸饮食同源;而闽台宗亲联谊、族谱对接等祖地特色文化活动,更是把两岸血浓于水的深厚渊源展现于世,充分体现两岸民間信仰、民間文化的源远流长,这对拉近南台湾同胞的亲情和友情,修复被人为割裂的历史记忆,推动两岸共同的文化认同和民族认同,进而自觉内化为共同的价值取向具有重要意义。要在现有基础上,不断总结经验,在分论坛的设立上要更多地围绕草根性文化和民生问题加强与南台湾文化团体、中小企业和农业组织的交流合作;在邀请对象上,要精挑细选,尽量让没有到过大陆的台湾劳工阶层、青年学子、妇女参加论坛活动,让他们亲身感受大陆的巨大变化和两岸的深厚渊源。通过“海峡论坛”及子论坛,倾听他们的诉求,集思广益寻求解决问题的有效路径,切实帮助他们解决生存、发展、安定、富足的愿望,增强他们对祖国的认同感和向心力。

 
 

本文选自591代写论文网:专业代写毕业论文-致力于代写本科论文,代写硕士论文,代写职称论文,代写mba论文

Tags:

作者:http://www.591lw.com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